• 笔趣馆 > 唐枭 > 第九十一章 险些错过!!

    第九十一章 险些错过!!


      “好了,小娘子,今日你我之赌已经毫无悬念了,还赌什么呢?”岳峰将脑子里取之不尽的脑筋急转弯用了一小半,将宫装女子气得要疯掉的时候,他终于打完收工,将话题引到了正?#23613;?br />  宫装女子哪里能罢休啊,她道:“不行,别猜谜了,我们赌蹴鞠,我们赌斗鸡,赌马球,你看看那边,你随便挑一样我们赌……”
      岳峰面对激动洋溢的小娘子,他表现得很克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目光柔和,就那样看着对方。
      双方?#21738;?#23545;视,小娘子眼睛也不挪开,两人就那样盯着好久,小娘子终于挪开了目光叹口气道:
      “今天算你赢了!”
      “好!那还请小娘子遵守约定!”
      宫装女子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环顾四周轻轻抬手道:“都给我退下去!全退下去!”
      “小姐!”周围的护卫有人惶急的道。
      “怎么了?敢违背我的意思么?郑二郎还躺在地上呢,你们谁想步他的后尘?”宫装女子冷冷的道,言语中尽是肃杀的意味。
      所有人齐齐闭口,谁也不敢再说话,一时众人都退下,偌大的院子里变得空空荡荡了,仅仅只有岳峰、王启还有宫装女子。
      岳峰道:“好,小娘子果然是个信人,您瞧瞧这天色如此之好,要不小娘子陪我们一起走走?有道说十里送郎,十里就不必了,您送到门口便可,好不好?”
      宫装女子站起身来,嘿嘿一笑道:“你还是惧死,可偏偏嘴上硬得很,走吧,这院落可不小,带你好好转转……”
      宫装女子没有自称,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不过岳峰也没有多想,跟着她后面,三人闲庭?#25386;劍?#30495;如同游玩的才子一般,在院子的修竹停榭之间穿梭,一直走出这幢庭院深深的大宅子。
      走出了宅子,岳峰才看到这宅子竟然也是沿着洛水河而建的,前面不远处便是落水河。这宅子的位置已经不在洛阳城中了,?#23545;?#21487;以看到远处洛阳的城墙和城门,这里离岳峰的职田和家竟然也并不远。
      宫装女子站在门口,看着岳峰道:“小郎君就这么走了么?你这么一走,我岂不是又无趣无聊了?”
      岳峰哈哈一笑道:“小娘子盛情挽留我心中感动得很,奈何鄙人身负大案,日日不敢入眠,更怕因此让小娘子也跟着受了牵连,倘若那般,我这心中岂能好受哦!”
      岳峰说罢,哈哈一笑,冲着宫装女子拱手道:“贵人有礼了,今日多有叨扰,?#36824;?#20154;不杀之恩,他日如若有缘,鄙人再报今日之恩德!”
      岳峰冲着王启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迅速?#26432;跡?#20960;个起落间便消失在前面的小山坳中,无影无踪。
      宫装女子一直盯着前方,直到两人的身形完全消失她才“嗤”一下笑出声来,喃喃的道:“没想到今日来这院里,竟然能碰到这么一个趣人,总算没有枉费此?#23567;?br />  宫装女子说完,眉头又蹙起来,整个人变得无比的萎靡,眼神之中也失去了之前的欢快的神采,这时候宅里的各色?#35828;?#40784;齐涌出来,将她簇拥在中间,可是任这些人如?#25105;?#21220;,宫装女子却再也没有了心情和兴致,整个人像是陷入到了巨大的哀怨之?#23567;?br />  “小姐,天后的旨意到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不能再压了,得进宫了!”
      “进宫吧!”宫装女子淡淡的说出三个字,神情说不出?#21335;?#29791;……
      ……
      一场死里逃生,岳峰和王启两人躺在洛水边上的草甸子上,四仰八叉的看着蓝天。
      王启道:“我谁都不服,可是四郎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知道我多紧张么?当你将那女子抓住的时候,我差点尿裤子了!
      这要是有丁点差错,咱们俩绝对会?#27426;?#25104;肉泥,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这等事情倘若不是亲身经历,我绝?#38405;?#20197;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岳峰道:“王将军过奖了,?#31508;?#30340;情况也唯有如此你我才有一线生机,这宫装女子绝对不是一般的权贵,我们与其一味用强还不如刚柔相济,关键时候甚至投其所好。
      说起来今天也是侥幸得很,这种事儿?#30475;?#21482;能是机缘巧合,说一千,道一万只能?#34892;?#33485;天有眼,我们俩命不该绝,要不然你?#19968;?#33021;这样舒坦着躺在这里看天?”
      岳峰和王启两人一阵唏嘘感叹,均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后怕,王启忽然道:“对了,咱们的蹴鞠大赛哦,强子他们和弘十八大师们该不是要急疯了吧?”
      岳峰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几日了?”
      王启掐指算了算,道:“坏了,坏了,完蛋了,时间来不及了,这一战的日子应该就在今朝!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岳峰道:“什么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强子他们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开打了,我们立刻跑,跑死也要跑到羽林军衙门,绝对不能让咱们这么久的努力付出付之一炬……”
      岳峰说罢,?#22868;?#25300;腿就跑,王启跟在后面两人冲到了洛阳城找了两匹马,骑着马直奔洛阳北衙羽林军衙门而去。
      此时的羽林军衙门内外,旌旗飞扬,那如临大敌的气氛让人觉得肃杀凛然,偌大的演武场上竟?#24187;揮行?#24109;,来自白马寺的蹴鞠军和来自羽林军的蹴鞠军双方已经在蹴鞠场上斗成了一团。
      白马寺一方,首领乃强子,法名云痴,另外有十多个和尚皆是蹴鞠好手。而羽林军一方,王孝杰亲自担任首领,在他以下包括羽林军中郎将在内的羽林军蹴鞠高手尽出,显然,他们对这一场斗鞠志在必得!
      这一战关乎羽林军的威严,不容有失,如果王孝杰率领的羽林军连白马寺的几个和尚都斗不过,这传出去他王孝杰这个大将军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王孝杰野心勃勃,还想着能更进一步,进入鸾台凤阁或者文昌台之中?#23383;?#22825;下呢!他绝对不?#24066;磣约?#34987;小小的白马寺给绊倒……
      王孝杰如临大敌,白马寺这一方大家也是无比的紧张,对这一战也看得极重,甚至作为中人的鸾台给事中傅?#25105;?#20869;心都无比紧张,他心中对这一战也看得很重呢!
      这一战的胜负关乎到他大事的决断,他岂能不紧张?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