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一字封仙 > 567 幽禪承位 八

    567 幽禪承位 八

        幽月看著冥天說道:“對他們出手只能雷霆之勢,幽冥城中高手也不少,時間安排城主你可是有了想法?”冥天看了看眾人,說道:“保險起見,倒時候我再通知大家。還剩三天時間,大家隨時準備好,成敗,也就在此一舉了。”所有人點點頭,整個大廳的肅殺之氣讓門外的侍衛后背冷汗淋淋。所有人踏入虛空之后,幽月等人也準備離開,冥天卻是開口道:“諸位留步,具體細節問題我們還需要商議一下。”
      
          剛才大多數的四空之境都是這幾個超級宗門的長老,還有幾個青年才俊,其余不過兩成的人是冥天籠絡的散修。若要說可靠,自然還是這幾位大宗門的人可靠一些。
      
          幽月,玄天宗掌門,還有鬼門關,黃泉道的掌門都留了下來,“幽月道友,我希望你可以帶領你們宗門的人留下,鎮守城主府。”城主府之中雖然有陣法禁制,不過到時候真要動起手來,恐怕光是憑借陣法禁制根本壓制不住諦珥如花他們太長時間,規劃三個小時的奪位還是太短,能夠多爭取一點時間還是需要多一部分的時間。
      
          幽月看著冥天,點點頭說道:“我幽河道的確是擅長陣法禁制,加上門中十五位空靈境,四位空玄境,一位空劫境,倒是可以為你們爭奪大概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冥天和其他人都沒有異議。他們手中的力量和幽月差不多,不過如花的詭異規則之力,還有諦珥那莫測的修為,以及已經是道境的小女孩,這三人的組合隨便一個都足夠讓他們頭疼。一個時辰,也就只有幽河道的人配合陣法禁制才能拖延出來,即便是他們一對一恐怕也做不到這一步。冥天點頭,隨即又和其他人具體商量了一下細節,這才離開大殿。
      
          后院,如花看著頭頂的云彩,忽然開口:“他們都離開了,足足一百二十三人。”諦珥抬了抬眼,感受虛空傳來的隱隱波動,說道:“還剩三天,他們要是動手也就是這幾天。幽禪那邊怎么說?”冥幻笑了笑,囡囡模樣的眼神盡是閃著狐貍的光:“嘿嘿,請君入甕!”諦珥稍微一想便明白了,“怎么,他們還是沒有找到帝印的下落?”
      
          冥幻搖了搖頭:“這一段時間幽冥城和幽冥大殿都快要被掀翻了,哪里有什么帝印的痕跡?”諦珥摸了摸頭,看著冥天城之外云霧繚繞,“這倒是奇怪了,冥天城不過就是一個下屬城池,這樣的城池都可以被冥天操控虛空而立,宛如天城。幽冥城可是冥界最大的城池,到了如此關鍵時候也沒有見幽禪把整個城池控制升空,全然防御,卻只是打開了所謂的護城陣法?這可是和冥天城這邊相差了很多。”
      
          冥幻苦笑著搖了搖頭,“幽冥城從建立之初到如今也沒有所謂的被控制升空,一直是在鎮守冥河源頭。幽禪的確是掌握了一些陣法禁制,不過真正想要獲得幽冥城最為核心的陣法,就是要先找到帝印。”
      
          諦珥看著腳下的冥天城:“所以,除了幽冥城,其他九大城池都是只需要掌握陣法禁制就可以做到升空,打開防御禁制?”冥幻點頭:“確實如此。”諦珥沉思片刻,“幽墨既然已經告知了冥天帝印的下落,帝印一定存在幽冥城,如今看來,王二的說法,也不是沒有可能...”冥幻看著諦珥沉思,沒有打斷諦珥的思路。過了一會,諦珥看著冥幻開口道:“甕中捉鱉這一招的確不錯,不過即便是冥天知道帝印在哪塊,想要將帝印取出也是需要時間。而他們最需要的就是時間...部署方面還是讓幽禪謹慎一點,將王二的那種猜測也要考慮進去,盡量做到萬無一失。要是當真冥天讓帝印認了主,到時候就是我們再想要殺了冥天也極為困難。”
      
          冥幻點頭,隨即將諦珥這邊的想法傳遞出去。
      
          “看樣子,只要是一界大帝存在于皇城之中,就是畬姬這樣的圣境想要滅殺也是極為困難...這幽墨要是好好的在幽冥大殿中待著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啊!”諦珥不由得暗嘆幽禪這運氣還真是沒的說。一界之主掌握了帝印,也是掌握了整個界域的部分氣運之力,這樣的存在只要不離開皇城,基本上可是說是無人可敵。這幽墨根本就不把幽禪和冥天的算計看在眼里,要不是幽墨的心太大,想要進一步掌握世界之力,也根本不會在生死關頭只來得及給冥天留下一道神念便身隕。
      
          如花看著諦珥說道:“那我們現在豈不是很危險?”諦珥笑著搖了搖頭:“危險談不上,他們還沒有那么傻會直接在這里對我們動手。只不過看這城主府中陣法靈石倒是多了很多,還有好幾個上古陣法的痕跡,估計他們是打算將我們困在這里。”冥幻笑道:“反正幽冥城有囡囡道友在,我們就是被困住無所作為,他們也成不了事。”
      
          諦珥點了點頭,不過還是說道:“為了以防萬一,如花,恐怕還是需要你出手,在陣法之上做一些手腳,免得到時候幽冥城出了事,我們來不及脫困。”如花愣了一下,難得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那個,我不會陣法。”諦珥無奈說道:“你只要聽我的,就沒錯。”
      
          涼亭之中,冥巒難得靜心的看著面前的小湖泊,水面之中的一尾青魚晃晃悠悠的瞎逛著。
      
          突然,湖面波光凜凜,青魚呆愣了一下,隨即無事的繼續游走。冥巒瞳孔微微一縮,看著湖泊之中一朵蓮花慢慢盛開,很是清香迷人。冥巒眨了眨眼,伸了伸懶腰,旁邊的婢女上前端上一杯清茶。“對了,還有三天就是狂歡盛會的開始了,父親那邊準備的怎么樣了?”狂歡盛會有一個環節是冥天作為城主,要站在冥天城最大的廣場高臺之上,行祭祀祈禱之禮,這是每一次舉行盛會的必要流程。作為冥天獨子,冥巒也要跟在其身后,行祭祀之禮。
      
          “不知道,這一段時間城主很忙,吩咐我們也就是和以往一樣的規矩做準備,其他沒有什么特殊,不過就是貴賓席多了很多。”婢女嬌笑的輕聲問答。冥巒點了點頭,看著湖面的波光,掌握這邊陣法的升空境的陣法大師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異常,冥巒起身說道:“本公子的禮服可是做好了?去看看去。”婢女點頭,隨即兩人便回到了房間。
      
          房間之中,冥巒試著身上的服裝,通體玄色,腰側之上鏤有金色符文紋路,整個禮服看上去大氣*。冥巒很是滿意的點頭:“不錯不錯,這一次的禮服還算是可以,比之前的禮服好看多了。”婢女捂著嘴笑道:“這一群繡女在公子您的要求下可是改了將近五十次了,這才做出這樣的禮服。不過還是公子眼光好,這樣一改,的確順眼了很多。”
      
          冥巒看著腰側的紋路,原本腰側都是金色絲線縫制的紋路,如今都是玄青色,雖然顏色乍眼一看沒有什么區別,不過冥巒很是滿意。
      
          “你下去吧,我看看這衣服還有沒有別的不合適的地方。”婢女點頭,輕手將門關上。等到婢女下去之后,冥巒漫不經心的將原來衣服上從不離身的匕首取下,玄青色的匕首刀鞘,正好配上腰側玄青色的腰帶。加上禮服之上金色紋路大多聚集在禮服正面后背,若是不仔細看,也根本發現不了冥巒腰側還有一把匕首。
      
          冥巒脫下衣服仔細的收拾好,隨即走到書桌前,看著面前一張紙。這張紙是青玉紙,因為冥巒已經沒有了修為,房間里原本的玉簡全部換成了筆墨紙硯。雖然這青玉紙比不上玉簡,不過這紙張是凡間之中極品青玉玉髓而制作成的紙張,一張紙張在凡塵價格上百上品靈石,所以也是極為珍貴。
      
          書桌之上的青玉紙,上面盡是凌亂的橫七豎八的看不清的粗細不一的條紋。有的筆直,有的彎曲,遠遠看去亂七八糟,根本讓人摸不著頭緒。
      
          “嗯,應該是這里,然后是...”冥巒瞇著眼,聚精會神的看著面前紙張上面的條紋,一個條紋有時候冥巒會足足看上半個時辰,手指也偶爾隨著一些條紋游走。足足過了八個時辰,已經到了深夜,冥巒揉了揉眼睛,額頭上面盡是虛汗,摸了摸肚子,大聲說道:“你們是不是死了?都快要餓死本公子了!快快快,飯菜都熱上來!”婢女輕輕推開門,看著公子收好了紙張,這才將早就已經備好的飯菜放在了桌子上。
      
          “公子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都忘了用飯的時辰?”
      
          “還能看什么?”冥巒大口吃著飯菜,含糊不清的說道:“自然是春宮圖啊!”婢女一愣,輕輕嬌羞的推了一下冥巒:“公子要是想要學,找奴婢便是,那些圖有什么好看的?”冥巒嘿嘿笑著,漫不經心說道:“不過就是一些隨手亂畫的,本來想畫竹子,結果畫出來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可惜了一張青玉紙啊!”
      
          本書來自
      
      

    Ps:書友們,我是伏家少爺,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