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愛情余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不是太過低調了?”因煜軒的態度深受打擊的亦璇,今天卻突然對以前毫不在意的這些細枝末節心生不爽。
      
          一直以來是她自己刻意的保持低調,總是希望在江城越少的人認識她越好,潛意識中她認為這樣會對保護自己有好處,更重要的是她想在江城為煜軒立下他在員工中的威信和形象。
      
          但今晚她卻突然對前臺客服不認識她,如此的在意。
      
          原來物是人非不僅僅指的是環境的改變啊,它還包括當時當景那個人心情的改變。
      
          亦璇在自己一手創建起來的云軒酒店大堂內黯然轉身離開。
      
          當凌琿趕到酒店大廳時,已經看不見亦璇的身影,他問前臺客服:“有沒有看見你們的舒總?”
      
          前臺客服回答:“先生,我們只有季總,沒有什么舒總,你是不是搞錯了?”
      
          凌琿驚訝萬分,想了一下問:“剛才有沒有看見一個女人在這兒等人?”
      
          客服努力的想了下說:“之前是有個女人在大廳沙發上坐著等人,后來什么時候走的,我就沒注意了。”
      
          當凌琿通過手機定位找到在街上亂轉的亦璇時,她有一點點神志不清,拽著他只說一句話:“煜軒不認識我,連酒店服務員們也不認識我,我是誰?我究竟是誰?”
      
          凌琿再也沒忍住,就那樣在大街上,將她擁入懷抱,在她耳邊低柔地呼喚:“舒玥、舒玥。”他企圖用她舊時的名字喚醒她某些沉睡的意志,讓此時迷失了心智的她清醒起來。
      
          但,懷中的人依靠著他,似乎依然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中,他將她抱上車,遲疑著不知道要將她送往何處。她的云軒酒店肯定不是她今晚想回去的地方,再為她到其他酒店開個房間?這感覺也太滑稽了吧,自己開酒店的人還跑人家酒店去住。
      
          想來想去,凌琿最后將她帶回了自己家。剛走進凌琿的家,亦璇卻突然清醒了過來,環顧這以黑白灰為主色調的陌生房間,她眼神有一瞬間的迷茫,片刻之后就恢復如常。
      
          “我餓了。”她淡然的對他說,一如她平時從不廢話的清冷性格,即使在今天剛剛受到嚴重打擊的情況下也沒有任何的矯揉造作。
      
          “面條可以嗎?”翻看著空蕩蕩的冰箱,凌琿問她。
      
          她點頭,不再說話。
      
          他為她做了一碗煎蛋面,那碗不具備色香味的面條被她一小口一小口認真的吃完,吃完后,看著凌琿洗好碗,她說:“送我回酒店吧,我擇床。”
      
          凌琿正要開口勸說她,看見她的表情后立即就閉了嘴。
      
          知道他的擔心,她看著他說:“我會好好休息的,別擔心我。”
      
          不值得你為我擔心——是她沒說出來的話。
      
          在她還沒站起身來時,他蹲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說:“亦璇,哭出來吧,別再這樣憋著,你會生病的。”
      
          俊朗的臉上滿是心疼和關心。
      
          她盯著他的臉,嘴角牽出一絲笑,搖搖頭,再搖搖頭。
      
          我早已病入膏肓,就連自救都毫無效果,哭,又能起什么作用?
      
          “亦璇。”
      
          一聲痛苦的呼喚后,凌琿突然傾身過來將她抱住問:“你一定要這樣自苦嗎?除了煜軒,你就看不見別人給你的愛嗎?”
      
          說到這兒,他停住了,松開她,重又看著她,目光堅定而無悔:“亦璇,我愛你。”
      
          沒有意外和驚訝,亦璇回望著他。
      
          良久,眼淚一滴一滴滑落下來,她終于哭了出來。
      
          凌琿坐到她身邊,摟抱著讓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她用盡力氣的放聲大哭,仿佛要將自煜軒醒來后所有的絕望和痛苦哭出來。
      
          她或許隱約知道凌琿對她不一樣的感情,卻從來沒有去認真想過,這世上除了煜軒還有人愿意將溫暖的懷抱借與她,任她眼淚橫飛的蹂躪。
      
          很久,很久,哭聲才慢慢止住,哭累的人蜷在那個溫暖的懷抱似是睡了過去,沒有動靜。
      
          凌琿輕輕地想要將她抱起放到床上,她卻在此時從他懷中抬起頭,一手抓住他胸前衣襟,一手指著自己的心小聲說:“凌琿,對不起,我這兒已經千瘡百孔,無法再承受你的愛,我也給不了你想要的愛。”
      
          像是早有預料,凌琿沒有一點意外的表情,他漆黑的雙眸盯看著她說:“那么,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感情,但請你至少不要拒絕我對你的付出和照顧,嗯?”
      
          那一聲加重了語氣,帶著不容置疑的“嗯”字,讓她沒有了拒絕的勇氣。
      
          她看著他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小聲說:“你送我回去,好嗎?”
      
          “不好,你這樣,我怎能放心?”他一口拒絕。
      
          “可是,至少我能入睡。”言下之意,住在他這兒,她無法休息。
      
          他極不情愿的點點頭,然后兩人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她停住腳步回頭,非常認真地對他說:“我會好好的,我不會再讓你擔心。”
      
          他笑了起來,伸手將她的身子扳過去,示意她電梯來了。
      
          轉身走進電梯的亦璇沒有看見身后凌琿的臉上那越來越止不住的笑意。
      
          從來沒有想過要向亦璇告白的他,今天突兀的將真情掏出來放在她面前,他一直知道被拒絕的答案。但,他的目的達到了,他僅僅想讓她將心中郁結發泄出來,然后收拾好心情重新面對生活。
      
          至于她今后的生活中有沒有他的位置都不重要,他會一直在那兒的,她想或不想他,他都會在那兒,看著她、陪伴著她,不離不棄。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他看著她明顯輕松了的面容說:“你答應過我的事,要做到。”
      
          她點頭說:“我會做到的,我自己上去,你就別送了。”
      
          他伸手為她將一縷垂在鬢邊的發絲理到耳后,又雙手扶住她的肩仔細端詳了一下她的臉說:“好吧,你上去后,記得喝杯牛奶再洗漱了睡覺。”
      
          她點著頭,向他揮揮手,轉身走進酒店。
      
          整個頂樓已經鴉雀無聲,煜軒的房門緊閉著,不知道那兩人是繼續在房間內卿卿我我呢,還是出門奔赴更精彩的約會節目。
      
      

    Ps:書友們,我是無語紅塵,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