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塵脈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徑雪蘭苑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徑雪蘭苑

        夜色已暗,天地茫茫。
      
          宮中大內格外莊嚴肅穆,這個代表著大周王朝的中樞禁地,每一塊建筑的城磚,每一塊鋪地的青石,似乎都蘊含著一股歷史的厚重,權力的壓抑。
      
          行走在長廊之上,蘇揚卻是沒有心思去觀賞這巍峨宮殿,看向一旁跟隨的林道:“林將軍為何會看守皇陵?”
      
          林道微微一愣,臉色卻是一時間不太好看,看來其中確實存在隱情。
      
          據他所說,林道的確是因為受罰,才去的皇陵,罪名是當街毆打朝廷命官。
      
          林道是一名上陣殺敵的將士,也有許多戰功,但被其毆打的人,官職實在不低,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罪責實在不小。
      
          周帝念在他有赫赫戰功的份上,罰其看守皇陵整整五年不得回帝都。
      
          若非蘇揚請求,恐怕林道都有可能老死在皇陵中。
      
          太子的地位本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尤其在現如今這個局面,太子的地位更是舉足輕重。
      
          周帝為了太子考慮,免除一個罪臣的責罰,并無什么大不了的。
      
          “究竟是因為何事,讓你當街對其進行毆打?”蘇揚略顯好奇。
      
          林道對蘇揚充滿感激之情,后者對于他猶如再造之恩,自然不敢欺瞞,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末將是被栽贓陷害,他言語侮辱母親,處處刁難,末將一時氣不過,確實有打他的念頭,可是末將根本沒有怎么用力,甚至都沒有碰到他,結果他就躺在地上哭嚎。當天還沒事,第二天便突然鼻青臉腫,連肋骨都被檢查出斷了幾根。”
      
          這是典型的碰瓷啊!
      
          修行者在宮廷之中的地位,實在沒辦法考究,修為再高,也難免被小人暗算。
      
          尤其規矩加身,不如修行界自由,一身修為除了打仗時,根本毫無用武之地。
      
          “既然你現在跟了本太子,日后自然不會有人再敢欺辱你。林道,當今時代還是強者為尊,雖然宮廷中以文為大,但并不代表修行者就完全吃不開身。”
      
          “末將定為太子殿下馬首是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林道感恩戴德。
      
          蘇揚點點頭,道:“那些隨你一起看守皇陵的人,日后找機會,我也會全都調過來的,你做好準備。”
      
          “喏!”林道心中想法很簡單,對方畢竟的是太子,肯定要有專門屬于自己的心腹勢力,幫其鏟除暗地里見不得光的麻煩。
      
          這本就是宮廷眾所周知的事情,大內危機并不比修行界少,這只是保護自己的手段罷了,林道并不在意。
      
          蘇揚選擇林道也是有原因的。
      
          不單單是因為‘自己’死而復生,是林道親眼所見,在這個根基上,將其調出皇陵,他才會對自己更加忠心,這樣方便日后的行事。
      
          而且林道修為很高,這也是一種保障。
      
          他的實力就算不及風天星,恐怕也相差無幾,這等人才,豈能浪費。
      
          歸根結底,蘇揚也只是宮廷里的外人,他只是個冒牌貨,原太子的心腹,遠比不了自己提拔上來的人。
      
          “你也知道本太子的情況,這宮廷之中,究竟有多少是我的人?”這是蘇揚必須得了解的。
      
          尤其他到現在也搞不清楚,當初毒死太子新的人究竟是誰,他看到太子突然活了過來,會不會再次動手。
      
          林道顯然也是知之甚少,這倒是蘇揚疏忽了,每一個皇子身邊有什么人,自然不為外人道也。
      
          雖然很多事情也瞞不了周帝,但具體哪一方大臣是屬于哪一個皇子的,一直看守皇陵的林道,顯然是一無所知。
      
          “罷了,明日一早,你便四處打探一下,最好能夠確定哪些是屬于我的人,哪些是不屬于我的人。”
      
          “末將明白。”這是蘇揚交代給他的第一個任務,他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
      
          邊聊邊走,恍惚間,蘇揚竟是不知道走到了哪里,這偌大的皇宮,還真容易迷路。
      
          正打算原路返回之際,突然一陣悅耳的琴聲傳入了他的耳朵里,這聲音中似乎透著些許悲涼。
      
          蘇揚微微皺眉,循聲走去,很快就到了一個宮閣前。
      
          宮門是虛掩著的,透過月光可以看清里面的景色。
      
          一個身穿淡紫色長裙,烏黑的頭發如波浪一般披在了肩上的女子,坐在了院中池塘邊上的涼亭中彈琴。
      
          因為是背對著蘇揚的,所以他看不清面貌。
      
          不過微微抬頭,蘇揚卻是愣住了。
      
          只因這宮閣的名字——雪蘭苑!
      
          俞雪蘭?原來是她。
      
          伸手讓林道禁聲,蘇揚渡步走進宮門,卻并沒有靠的太近,因為他擔心自己的腳步聲,驚擾到了俞雪蘭彈琴的雅興,只得是耐著性子,站在了那里,等候著這一首曲子的結束。
      
          林道在旁表情怪異,畢竟這是后宮,要說之前沒注意,走到了這里,應當趕緊離開才對,哪有直接進來的道理。
      
          而且他也知道,雪蘭苑中住著的妃子,可是周帝最寵愛的。
      
          堂堂太子不打招呼,私自進入周帝寵妃的宮閣,無論怎么說似乎都不太合適。
      
          悠揚婉轉的樂曲在一盞茶時間內結束,之后,俞雪蘭便怔怔的望著月色出神。
      
          蘇揚同樣站在不遠處看著,一語不發。
      
          林道臉上已經隱現汗珠,誰知道這大半夜的,周帝會不會突然來到雪蘭苑,要是看到太子殿下站在這里,情況可就大大不妙了。
      
          太子殿下雖然死而復生,周帝肯定不會處罰,但宮廷規矩何其嚴格,一旦撞上,誰也無法肯定會發生什么事情。
      
          出于對太子殿下擔憂的心理,林道終于鼓足勇氣,小聲的說道:“殿下”
      
          雖然他已經很小心不去打擾到俞雪蘭,但俞雪蘭畢竟也是納界境修為的修行者,稍微的風吹草動,還是很容易被她察覺的。
      
          銀鈴般清脆悅耳的甜美聲音,忽然響起:“什么人?”
      
          “是我。”蘇揚輕咳了一聲,道。
      
          俞雪蘭自涼亭中站起身,望了過來,待看到蘇揚之后,明顯愣住了,詫異道:“太子殿下?”
      
          “抱歉,本太子無意擅闖雪蘭苑,只是因為剛才琴聲好聽,被其吸引,還望雪妃娘娘勿怪。”蘇揚負手而立,笑著說道。

    Ps:書友們,我是棠鴻羽,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