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混子的挽歌 > 第七五五 百日宴

    第七五五 百日宴

    我將東哥送到鵬程山莊之后,再次開著那臺沒有手續的奔馳,送回了富貴馨園小區的地下車場,然后也沒打車,一個人步行著向馬醫生的診所走了回去,等我回到診所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睡著了,我心煩意亂的,也沒管樓上的史一剛,直接找了個空的病房,一頭扎在房間里,.網
      
      接下來的幾天里,東哥始終在跟新任刑警隊長任興濤走在一起,我估計兩個人除了想要辦二哥他們的案子之外,東哥應該還想借這個機會,在任哥的指引下打通關系,而史一剛在掛了三天葡萄糖以后,嘴邊上已經長了一圈火炮,但總算過了亢奮的勁頭,一頭扎在床上,睡了兩三天都沒醒。
      
      在診所呆的這些天,我除了期間回去看過兩次奶奶,剩下的時間幾乎就沒怎么出過門,而林璇一直在沈陽照顧她媽媽,我也沒去打擾她。
      
      這一下,我總算理解了為什么安童被帶走的時候,史一剛會對我產生那么大的怨氣,對于一個習慣了刀光劍影的混子來說,生活就像流水線的工人一樣麻木,當我們拿起刀的時候,已經不會去考慮危險那些事情了,但真正一閑下來我才發現,原來這種刺入骨髓的的孤獨,才更加可怕,像我們這種人,平時很難交到真正的朋友,因為在我們眼里看來稀松平常的吃喝嫖賭,放在普通人的眼里,就是赤.裸裸的不務正業,他們對于混子的認知,普遍都停留在暴力、狡詐、不中交的層面,即使有一些真正愿意和我們交朋友的人,譬如劇豐和阿振他們,我也不敢跟他們走的太近,因為我很害怕,我會將自己身上的爛事,沾染到他們身上,這么一來,混子的交友圈便更加狹窄,所以在這個充滿了不信任和利用的圈子里,能有一個真正的朋友,足以稱得上是彌足珍貴,更別提安童那種誤入史一剛推車門的大弟子了。
      
      ……
      
      這天傍晚,我正躺在床上用手機看小說的時候,電話鈴聲忽然響起,嚇的我差點把手機摔了,我看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我吐了口氣,接聽:“喂,東哥?”
      
      “冷磊放了,這幾天,你在外面轉悠的時候,注意點安全!”
      
      “冷磊放了?”我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當初首席失火的事,就是冷磊一手釀成的,縱火可不是小事,他怎么會這么輕易就出來了?”
      
      “咱們這邊可以找人替小二他們打罪,房鬼子那邊自然也能讓人去給冷磊他們頂名。”東哥頓了一下:“小二和冷磊他們雖然罪名不一樣,但全都是并案處理的,如果想讓小二他們平安走出看守所,那對于冷磊那邊的事,咱們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雖然房鬼子和我都沒發聲,但這也算是雙方心照不宣的一個條件吧。”
      
      聽完東哥的一番解釋,我覺得也挺有道理的,畢竟冷磊都能釋放,那么盯在二哥和楊濤他們那件案子上的眼睛,肯定也會少一些,于是話鋒一轉:“既然冷磊出來了,那二哥他們怎么還沒放?”
      
      “他們案件的性質不一樣,小二他們斗毆,是被警方當場扣住的,可冷磊他們放火的時候,并沒有確定性的證據,能證明放火的是誰,而且對面的人也一口咬定,冷磊當天充當的角色,只是一個開車的司機,面對一邊倒的口供,這案子本來就有松動,而且小二他們現在的處境,也無法出面作證冷磊是斗毆加縱火的主使人,還有袁琦,這段時間,他也在背后一直給冷磊托關系找門路,這么多天時地利的條件合在一起,冷磊被提前放出來,很正常。”
      
      聽完東哥的話,我看了看窗外漸暗的天色,微微咬牙:“沒想到冷磊這種卑鄙小人,出了事以后,竟然還有這么多人幫他。”
      
      “呵呵,冷磊這次出事,幫他的人,有一多半都是迫于他的淫威,剩下的小部分人,也不過是看中了他還有利用價值罷了,不過這次冷磊能提前出來,估摸著老房應該也出力了,他既然能把冷磊辦出來,那很可能也會借著咱們內部空虛的機會,對剩下的人動手,總之你辦什么事,都要三思而行。”
      
      “那你呢,你怎么辦?”
      
      “放心吧,我最近一直跟行濤在一起,我就不信,我身邊每天跟著市刑警隊長,他們敢跟我扯別的。”東哥語氣很無所謂的回應完,我就聽見了有人叫他的聲音,隨后東哥應了一聲,繼續對電話里開口:“行了啊,我這邊還有事呢,你注意點!”
      
      “那你也注意安全。”
      
      “沒事。”
      
      東哥一句話說完,直接就把電話掛了,聽說冷磊被放了出來,我心里有些不爽,因為他們火燒首席的那天晚上,我們明明都已經把冷磊給抓住了,如果警察再晚到五分鐘,那我跟他的恩怨,早都應該結束了。
      
      ‘咣當!’
      
      我這邊剛躺在床上,還不到半分鐘,房間的門一下就被人推開了,隨后史一剛瞪著充滿血絲的眼珠子,十分憔悴的看了看我,接著嗓音沙啞的開口:“我剛才給你打電話,你怎么通話中呢?”
      
      “滾犢子,我懶的看見你!”看著史一剛醒過來了,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氣,但臉上確是一副厭惡的神情:“你咋不死了呢!”
      
      史一剛被我罵的一愣:“我死?我為啥死啊?”
      
      “你自己干什么了,心里沒他媽點b數啊?我問你,毒品那東西是你能碰的嗎?還一次抽了五克,你當自己是蒸汽火車呢?”我再次瞪了史一剛一眼:“王八犢子!你咋不死呢?”
      
      “你沒事老罵我干啥!”史一剛被我懟了兩句,一梗脖子:“哎!我就不死,咋地吧!我不僅不死,我還長命百歲呢,就蹦蹦跳跳的活著,氣死你!”
      
      “小兔崽子!你他媽知不知道,就jb因為你抽冰,那天晚上耽誤了多少事!”我看見史一剛犟嘴的模樣,頓時從床上爬起來,伸手要摸地上的鞋。
      
      “哎哎哎!哥!你看你,怎么還說著說著就急眼呢!”史一剛邁步上前,一只手按住了我拿鞋的胳膊,另一只手不輕不重的在我胳膊上砸了一下:“死鬼,脾氣咋還這么暴躁呢!”
      
      “你他媽別碰我!”看見史一剛宛若變態般的模樣,我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抬腿踹了他一腳:“你離我遠點,然后有話說,有屁放!放完了快滾!”
      
      ‘嘣!’
      
      史一剛適時放了個屁之后,呲牙一笑:“那個啥,剛才阿振給我打電話了,說你的電話通話中,我不信,就自己也給你打了一下,還真是通話中。”
      
      “阿振?”我聽說阿振給我打過電話,拿起手機看了看,還真有個未接,隨后有些疑惑的看著史一剛:“他打電話干什么,是不是富丹和邊鵬,又去找他的麻煩了?”
      
      “沒有,不是這個事。”史一剛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自從上次大奎弄了富丹一次,富丹一下就老實了,而且前幾天,邊鵬把那個涂料店也兌出去了,改成了一個小餐館,現在那一條街上,那些賣建材的老板聽說阿振跟張康有關系,根本就沒人敢跟他競爭,所以現在建材街那邊,只有阿振的一家油漆店,他跟我說了,照這么發展下去,用不了一年,他穩穩的發家。”
      
      聽完史一剛的話,我微微點頭,也沒什么情緒波動,因為阿振走到這一步,跟我之前預想的也差不多,畢竟富丹還年輕,生財的路也很多,絕對沒必要為了一個小涂料店,去跟首席掰腕子,也正是為了能讓阿振的油漆店,能起到這樣的一個壟斷的效果,所以我才用安童做了個扣,逼著本就惡名遠播的康哥,在風口浪尖上出手。
      
      史一剛見我沒答話,繼續道:“阿振在電話里說,他家孩子快百天兒了,讓咱們倆一定得過去。”
      
      “他家孩子都辦百日宴了,這么快?”一聽說阿振的孩子都已經過百天兒了,我一時竟然沒反應過來,因為在我的記憶力,阿振還是那個跟史一剛我們倆一起,在凜冬的工地上修路的小青年,雖然我也知道他媳婦懷孕,但一想到我每天還在稀里糊涂的混日子,而他卻已經都升級當爸爸了,我頓感世事蹉跎。
      
      “可不是嘛,我在電話里還跟他說呢,我現在連媳婦都沒有,他可倒好,帶著老婆孩子氣我。”史一剛雖然嘴上罵著阿振,可臉上卻笑意更濃:“我跟阿振說了,孩子百日那天,讓孩子給我磕個頭,認我做干爹。”
      
      “操,你咋想的,讓個一百多天的孩子給你磕頭,他現在連尿還控制不住呢,你還想讓他控制腿啊!”我也被史一剛逗笑了:“日子定在哪天,說了嗎?”
      
      “后天,土味農家菜館。”
      
      “農家菜館?孩子百日宴這么大個事,怎么找了一個這么偏的飯店呢?”聽完阿振舉辦百日的飯店,我頓時一皺眉,我跟阿振去過這個飯店,距離他家也不算遠,最主要的是,這個飯店的規模,跟蒼蠅館子基本沒什么區別,連包房都沒有,只有簡單的幾張桌子。

    Ps:書友們,我是岐峰,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