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凰嬌 > 第977章再議

    第977章再議

    “我知道,就是有時候想起來還覺得有些事恍惚是昨日發生的,我還記得當初我被李昭為難,那會心里害怕極了,我不知道我面對的會是什么樣的打擊,可我還是要做些事,不能讓事態更加難堪。
      
      那是第一次感覺到惶恐和害怕,是姑奶奶一直鼎力維護我,忙前忙后為我撐腰的,一晃眼都這些年了,物是人非啊。”
      
      文祁紅了眼眶,心里有些難受。
      
      “你是個勇敢的孩子,姑姑跟我說,難得咱們家的姑娘有這樣敢于承擔的孩子,我一定要幫一把,她有孝閑的風采,孝閑沒做到的事我希望她能做成,孝閑的遺憾希望不要在她身上重演。”
      
      端王嘆口氣,“我們都希望你能做的越來越好,這是期待也是給你的壓力,欲戴王冠必受其重,這些也是負重啊。”
      
      說完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感情的重擔更讓人難以負荷,這才是對她最嚴酷的考驗。
      
      文祁雙手捂著臉,什么也沒說,沉默著。
      
      端王看了眼兒子微微搖頭,拉著兒子進了書房,讓文祁一個人呆一會吧。
      
      皇帝看到他們進來,問道:“不是說乖女來了么,人呢?”
      
      “在門口呢,她有點過不去,讓她一個人待會吧,一年連走兩個長輩,又是對她有恩的,她心里難受。”
      
      端王也嘆口氣說道。
      
      “哎!你說我是不是錯了。”
      
      皇帝抬眼問兄弟,他把女兒扶了起來,乖女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做的比男兒都好,可看到女兒的負擔越來越重,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
      
      端王猶豫了一下,也搖頭,“我不知道,我也是期待她成長的那一個,可看到她越走越孤單,承受的越來越多,心里也不是個滋味。”
      
      砸吧嘴搖搖頭,似乎心里的堅持也不那么肯定了。
      
      “大妹會挺過去的,她注定了和別人不同,和我們都不同,我相信她。”
      
      文辛雙眼含淚,眸中是堅定信任的光芒,對文祁的信任超過了對自己的信任。
      
      皇帝沉默了半響,“從今往后文祁將獨自承受風雨,不再有人為她擋風遮雨了,王叔和姑姑的走,她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了。”
      
      “她要承擔的何止這些啊,皇兄,我們也老了,需要孩子們成長起來,跑的最快的那個人是文祁,我們不得不放手了,我們需要她給我們撐腰桿子了。”
      
      端王這二年也感覺自己力不從心了,于軍務有些乏力,于家庭虧欠太多,年紀也越發大了,身體的病痛越發厲害了,他們急需要人接管手上的這一切。
      
      四爺爺和姑姑是對的,文祁能做他們的接班人,保護蕭家,保護大齊。
      
      “是啊,我們老了。”
      
      皇帝幽幽的嘆息一聲,兩位老人的去世讓宗室的人似乎都受了打擊,盡管知道他們也是壽數到了,也算高壽了,但老人活著他們心里有主心骨。
      
      哪怕什么都不用他們干,也覺得心里踏實安心,人一走覺得心里惶惶的,空落落的。
      
      “殿下到。”
      
      顧洪喜長報了一聲。
      
      端王和皇帝同時低下頭掩蓋臉上的情緒。
      
      文祁大踏步走了進來,面色如常威嚴平靜,完全看不出傷心難過的樣子,她將所有的情緒掩蓋在心里。
      
      從今而后我將成為蕭家的頂梁柱,保護蕭家的兄弟姐妹,保護大齊,保護我的父皇保護皇權,這是我的責任。
      
      “父皇,北魏收到消息,連續遭受了幾次大規模的攻擊,請求增派人手,我想過去看看。”
      
      文祁沉穩的匯報朝務,挺直的脊背,站如青松,向所有人宣告,我蕭文祁永遠都是打不倒的鐵娘子,永遠都是你們堅實的脊梁。
      
      皇帝沉吟了半響,看了看端王,意思是現在文祁走合適么?
      
      “我看可以,讓她帶騎兵過去磨練一下,韃靼國也在試探的邊緣游走,打退北魏能消停幾年,對朝堂很有好處。”
      
      端王客觀地說了事實,打不退北魏,韃靼國會再度趁勢而起,趁你病要你命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了。
      
      “既如此,你帶兵去吧,人手隨你挑吧。”
      
      “好,西山大營我挑一些人走,驍騎營我挑兩隊騎兵去訓練,守備軍我也挑一些,我走后,文辛留守看家,讓王釗留在驍騎營,喬辛調入守備軍。”
      
      文祁早已想好將幾個忠誠于父皇的世家和人選調入合適的位置,猶如釘子一般死死的嵌在里面,誰也別想威脅皇權,威脅父皇。
      
      皇帝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來,“你去吧,莫擔心朕,你舅舅也要回來了,你王叔也在家呢。”
      
      文祁這才緩和了臉色,微微點頭。
      
      “中書省要不要讓我三哥進來試試,歷練一下,也好多個幫手。或者調李昊進來吧,我也不能長待,兩位相爺的身體確實需要考慮在內。”
      
      文祁走之前要把這一攤全部交接好才能放心,她多干一點父皇就能少操心一點。
      
      “也好,那就都弄進來吧,能學多少就學多少,反正中書省忙得很不怕沒活干。”
      
      皇帝笑著應允了。
      
      如今也只有文祁這個女兒能做皇帝的主,幾乎是百依百順,其他人可就沒這個待遇了。
      
      “我調了章爺爺的孫女去皇莊跟著老爺子學習本事,思雨我要帶走了,章爺爺的孫女被定親的夫家給坑了,現在想自梳頭。
      
      我琢磨著章爺爺看著我長大的,就讓他孫女留在皇莊給我皇祖母看病吧,將來留給我閨女也好。”
      
      這是要護在羽翼下的意思,也是回報章爺爺多年來待她如親孫女一般,對家人卻虧欠了很多,文祁不舍得讓章爺爺為難傷心。
      
      “也好,這事朕也不好出面,你出面倒是圓滿了。”
      
      這種事皇帝也沒法出面,定親的爺們死了非要人嫁過去守活寡,可章家并不愿意犧牲孫女換前程,夫家不答應鬧的很不愉快。
      
      最后一盆污水扣在了可憐無辜的姑娘身上,姑娘是個硬氣的,一梗脖子自梳頭,我寧愿自梳頭也不去你家受氣,大不了自己過了。
      
      大小和爺爺學的醫術,一點也不比思雨差半分,文祁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事都鬧完了。
      
      章爺爺這個人一輩子本分低調壓根就沒提過,文祁沒辦法只能事后給幫著補救,早說摁住了事,姑娘不需要自梳頭這么委屈啊。
      
      太后也氣的不行,可姑娘的名聲卻受到了損害,兩邊都有道理沒法子只能先接進莊子里護著。

    Ps:書友們,我是花羽容,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