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圣手國醫 > 第979章 給他一枚人參果!

    第979章 給他一枚人參果!

    “這是哪兒?”
      
      感受著面前略顯詭異的場景,墨行竹整個人都有些懵逼了WwW.КanShUge.La
      
      鳥語花香。
      
      靈氣逼人。
      
      環境絕美,奇花異草,不勝枚舉。
      
      “這是老秦的芥子戒空間。”蘇琳瑯環視四周,淡然說道:“比之前好像更美了……那是什么鳥?”
      
      秦北看著在七星梧桐四周飛來飛去的幾只小鳥,不由笑了起來:“那便是七星梧桐,樹上的小鳥,名叫雷鳴暴風雀。”
      
      原本,三人處在茫茫的海面上。
      
      狂風席卷著海浪,聞到的全都是海水夾雜著鮮血的血腥味道。
      
      但下一刻,墨行竹忽的就察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雖說他現在看不見。
      
      但他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這里的環境,風平浪靜。
      
      身體四周,再也沒有了海浪的沖刷。
      
      呼吸之間,再也沒有血腥味,有的,只是磅礴的靈氣。
      
      靈氣!
      
      這對于已經是化勁巔峰,宗師境高手的墨行竹來說,這么濃郁的靈氣,當真是生平僅見!
      
      甚至,墨行竹相信,如果他在這種環境下修行,達到現在化勁巔峰的修為,可能足足會少用五年以上的時間!
      
      “可惜……這里的環境一定很美,但我終究是看不到了。”墨行竹哭著說道,血淚順著眼眶流了下來。
      
      原本,秦北是并不像救墨行竹的,這小子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
      
      但如果不救墨行竹,就沒有辦法得知隱龍局局座劉壽等人的具體下落,蘇琳瑯的目標也就沒有辦法完成,綜合各種因素之下,秦北終究還是選擇了把墨行竹帶進了芥子戒空間之中。
      
      墨行竹雙瞳均已碎裂,絕難修補。
      
      但,這并不說明秦北就沒有辦法讓他能“看到”。
      
      秦北終究還是有其他辦法的,修復雙瞳,基本上想都別想了,墨行竹的雙瞳早已經碎裂成了渣滓,不知道被海水沖刷到哪兒去了。
      
      但,對于一個修士來說,還有一種辦法可以達到同樣的視物效果,那就是“開天目”!
      
      正常人都有兩只眼,修士能開啟第三只眼,在雙目正中,有一只“天目”,但并非隨便什么人都能輕易開啟,即便是在“神話傳說”之中,也只有二郎神楊戩,三只眼的馬王爺——但事實上,修為到了“練氣期”之后的修士,便都有開啟天目的能力。
      
      只是,第三只眼,被稱為火之精元,開啟了第三只眼之后,修行的方向便只能是火或者雷系術法,無形中便受到了一些限制,正是因為這樣,秦北才并沒有開天目。
      
      等秦北的修為到了金丹期之后,便可以幫助其他練氣期的修士開天目了。
      
      而只有到了元嬰期之后再選擇開天目,才不會受術法限制,可以選擇多系術法共同修行。
      
      只是現在,秦北并沒有幫墨行竹開天目的必要,也根本就沒有幫墨行竹開天目的理由!
      
      “你先安心的在這里住下來。”蘇琳瑯說道:“劉壽劉局座那邊,我肯定會去幫忙的。”
      
      “另外,之前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們被偷襲了。”墨行竹道:“我懷疑我們隱龍局內部出了奸細,奸細已經把我們的計劃全盤泄露了出去!對方不但早有準備,甚至,還特意為了對付我們華夏國的修士,準備了一些幾位強悍的基因戰士!”
      
      墨行竹把之前發生的事情盡量概括的說了一下。
      
      “求求你們了!”墨行竹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劉局肯定不知道這個情況,一旦貿然發動進攻,肯定會出事兒的!”
      
      “出事兒了能怪誰!”秦北冷笑道:“明明早已經說好了的,這次行動,雕龍局和隱龍局共同行動,你們隱龍局可好,不但劉壽那廝提前滾蛋了,還故意告訴我們錯誤的地址,故意找茬耽擱我們的行程——隱龍局就算是因為這件事死絕了,也是你們自作孽不可活!”
      
      “嗚嗚……”墨行竹哭道:“秦先生,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們一定要救救劉局啊!這件事,其實是我們下面幾個人私自做出的決定,劉局根本就不知道!哪怕是臨行前,劉局還在擔心,說為什么蘇局還沒有到……事實上,劉局和蘇局約定的時間,要早一個時辰,是我們幾個假傳圣旨,故意晚說了一個時辰,還故意轉述了一個錯誤的地址!都怪我們幾個,簡直是豬油蒙了心。”
      
      “秦先生,我已經知道錯了,我,我,我替您做牛做馬,給你干一輩子的活兒!求您原諒我一次!就算您真的不原諒我,我我,我也希望您別因為這件事怪罪劉局座!這都是我們下面的人欺上瞞下,我們罪該萬死!!我有眼不識泰山!”
      
      墨行竹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傲氣,趴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一般。
      
      請求秦北的諒解。
      
      “你一個眼珠子都被人挖了的人,居然還會說有眼不識泰山這種成語……嘖嘖,真是讓我刮目相看——那你說說唄,你都有什么本事?”秦北問道。
      
      “多謝,多謝秦先生不殺之恩!”墨行竹再次磕頭,他知道,秦北既然這么說,便已經是不準備殺他,要留他一條命了。
      
      能留下一條命,墨行竹早已經千恩萬謝,長舒了一口氣。
      
      現在的情況是,倘若秦北想讓他死,根本就不用動手殺他,直接無視他的存在,讓他在茫茫大海之中自生自滅就好了——當然,自生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沒有的,如果他的雙眼沒有受傷,大概還有可能找到一絲出路,但現在,即便是有船只從不遠處海面上經過,墨行竹也根本就看不見,何來喊救命一說?
      
      所以,只要秦北不管他,便只有自滅一途。
      
      而且,墨行竹的生死,并不能威脅到秦北和蘇琳瑯兩人,畢竟,墨行竹希望秦北和蘇琳瑯兩人能及時的趕過去救下劉壽等人的性命。
      
      現在的情況是,劉壽等人就算是全軍覆沒,也不會對蘇琳瑯等人產生任何影響,畢竟,蘇琳瑯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是隱龍局之前發布了錯誤的信息在先,影響了蘇琳瑯前去和隱龍局的劉壽等人匯合。
      
      更有可能的是,一旦劉壽率領的特別行動隊,以及白春雨率領的第一行動組全軍覆沒的話,最大的可能,便是上級考慮到這些情況,把隱龍局最終會并入雕龍局共同管理,而作為雕龍局的局座蘇琳瑯,便是領導兩個龍局的唯一最佳人選。
      
      在這種種情況綜合分析之下,秦北既然打算留下墨行竹的命了,就一定會出手去幫助劉壽等人。
      
      尤其是,在墨行竹見證了敵人“基因戰士”那強大的戰斗力,又見識了秦北御劍飛行,還有自己獨有的“芥子戒空間”之后,便知道,如果這次行動能夠成功的話,秦北絕對是不二人選!
      
      不僅僅第一行動組的白春雨不行,就連特別行動隊的劉壽都沒有成功的希望!
      
      “我……”墨行竹想了想道:“我是墨家傳人,最擅長的就是各種機關的布置和破解……不過這年頭,墨家越來越不好混了,沒有人跟你玩兒這個啊……對了對了,我還擅長斗雞走狗,您要是有什么寵物需要飼養,我保準兒給你養的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
      
      墨行竹的聲音越來越小。
      
      最終連自己說話都沒有底氣了。
      
      墨家機關傳世,但可惜的是,進入現代社會之后,機關學已經逐漸沒落下去了,科技取代了諸多精巧的機關——你機關布置的再怎么嚴密防備再怎么精巧,一發高能炮彈過來,也只能剩下一片飛灰。
      
      而墨家的破解機關術的辦法,更是如同雞肋一般的存在,現代防御手段上,動輒指紋,唇紋,瞳孔采集,人臉采集……
      
      “嗤……”
      
      秦北忍不住笑了起來。
      
      “連你自己都知道,墨家已經沒落了,若不然,身為墨家傳人,你也就不會屈尊降貴,跑到隱龍局當一個小組長了。至于你說的斗雞走狗……”
      
      “我小時候家族還算興旺,除了家傳的本事之外,整個一紈绔,可不就除了斗雞走狗,養個花鳥魚蟲的,別的本事還真沒有……”墨行竹慚愧的說道。
      
      “吱吱吱……”
      
      卻在這時,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響了起來!
      
      秦北抬頭一看,卻見七星梧桐之上,幾只雷鳴暴風雀正在那飛來飛去。
      
      “也成吧,幫我照顧這幾只鳥,以后可能還會有更多的花鳥魚蟲等你照顧。”
      
      秦北終于給墨行竹找了一個合適的工作。
      
      隨后,秦北把墨行竹介紹給了“園丁”老王。
      
      “這位負責這里的花花草草,你就負責飛禽走獸,你們兩個分工合作……老王啊,還有沒有新近成熟的蟠桃?”
      
      “蟠桃沒有了,還有幾枚人參果。”老王匯報說道。
      
      “也成,給他倆吃。”秦北很隨意的說道。
      
      “人……人參果?!!”墨行竹心神激蕩,“居然有人參果可以吃嗎?”
      
      “新鮮的,還在樹上掛著呢,我帶你去摘。”老王笑呵呵的說道。
      
      “這……這……多謝老人家了。”
      
      “你那墨家的傳承也別斷了,有時間的話就多琢磨琢磨。或許將來有用得著的時候。”秦北吩咐說道。
      
      墨行竹連忙答應了下來。
      
      “只要你做得好,將來,未必沒有能再次能看到的那一天。”秦北畫了一個大餅。
      
      “真的嗎?”墨行竹大喜,“不不……我并不奢望……能在這里安安穩穩的活著,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兒,就已經很好了。嗚嗚嗚……”
      
      墨行竹又激動的哭了起來。

    Ps:書友們,我是高登,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