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馆 > 官榜 > 6505章我有冤屈难诉

    6505章我有冤屈难诉

        真的就被苏沐猜中了!
      
          眼前这个叫做白小样的小姑娘就是染上了白血病。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白家上下全都疯了,他们没谁能想到老天爷会这样不公平,会让白小样这么可爱的孩子得这种病。但在疯癫之后,该诊治还得诊治不是。这时候他们就想到了当初存储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
      
          白安就去孟家县希望公司咨询这事。
      
          真的,在没有看病之前,他们只是想要咨询下,看看他们存储的干细胞还在不在。谁想就是这个咨询,闹出事情来。
      
          “哥,你是说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人在希望公司闹事?”白藻皱眉问道。
      
          “对!”
      
          白安想到那幕情景就感觉窝堵的慌,语气也变得急躁,“我过去的时候就有人在质问希望公司,质问的理由是希望公司竟?#24187;?#26377;存储这种干细胞的资质。你能想象到吗?咱们家当初花了两万块钱存的干细胞,竟然是一家没有资质的公司在管理。”
      
          “我?#31508;?#21548;到这个就火了,也加入到抗议质问的?#28216;?#20013;来。”
      
          “然后希望公司的人就窜出来,他们全都?#21069;?#22278;腰粗的壮汉,每个都跟?#21672;?#24694;煞似的,抓住我们就狂揍。这不我还算是站的肯后,没有挨打的太重,有站在最前面的,已经被送到医院中,估摸着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出院的。”
      
          “还有这种事?”
      
          白藻是真的有些吃惊意外,她将这个话题暂时抛弃一边后关心的问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家的干细胞到底有没有事?你见到没有?”
      
          “没有!我?#31508;本?#38382;了希望公司的人,我说我现在就要见到咱们家存储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结果他们就开始给我推脱,找到各种理由说不?#23567;?#36825;不最后我还是找到一个熟悉的人,他就是在希望公司上班的,偷偷给我说别想了,这里的干细胞有的已经找不到,有的刚存进来就没有影儿了。还有就是现在即便有的,质量也早就烂掉,即便是给了咱们,敢用吗?能用吗?”白安垂头丧气的说道,想到这个他心就哇凉哇凉的,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没有当初存储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白小样的病怎么治疗?
      
          即便是如今有更加高科技的手段,可我当初就是在你们这里存储的,你们是收了钱的,怎么就敢拿着没有资质的设备存储?存储就算了,有的竟然还找不到踪影,你们要么是转手卖掉,要么就是保存不善丢弃,而不管是哪种理由,你都是在犯罪。
      
          事情听到这里,苏沐已经彻底明白。
      
          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也就是希望公司,竟然是一家没有资质的公司。但就是这样的没有资质,却承担了很多家庭的存储任务。熟悉的人都应该很清楚,这个脐带血库是以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为目的,具有采集、处理、保存和提供脐血干细胞能力的特殊血站。
      
          而脐带血造血干细胞主要用于治疗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等血液系统疾病。
      
          当初人?#19968;?#24819;着存储,为的就是担心以后生病时没有办法得到最有效的治疗,可你们希望公司如今倒好,一棒槌就将人家敲死。
      
          这是人做的事情吗?
      
          “难道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孟家县卫生局就没有人管吗?#25239;?#21830;局那?总该有人对这事进行调查的吧?”苏沐在旁边冷漠的问道。
      
          “调查?”
      
          白安像是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般,嘴角冷笑连连的说道:“谁会管这事?希望公司是谁开的?那是我们孟家县最厉害的人物穆小龙开的。穆小龙是谁?人家老爹可是县长穆雄伟,你说有这样的身份在,谁会吃饱撑的去调查希望公司的资质?”
      
          “这次的事情要不是说网络上爆出来的话,根本就没谁知道。可即便这样又能怎样?你还不知道吧?原来之前就有人告过希望公司,结果那?竟然?#21069;?#35785;。”
      
          “法院那边给出的理由,说的是希望公司尽管说?#20013;?#19981;齐全,但设备都是有的,这样的公司是能进行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储存的。”
      
          “天哪,你听到没有?这是什么狗屁理由!说的还是这么理直气壮。要是这样说,我有着设备,我开着铲车就能修路机架桥了?#21069;桑?#23601;不用去管什么证件资质之类的!真的这样,那国?#19968;?#35201;这个证那个证做什么?营业执照还有意义吗?”
      
          还有这样的内幕?
      
          原本心情就很?#32479;?#30340;苏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眼?#21672;?#36807;一抹冷光。看来自己前来孟家县是来对了,这个所谓的国家级贫困县真的是庙小妖风大,什么样的事情都有。
      
          这事任谁看来都是希望公司的错,结果那?他们反而是胜诉方。
      
          “小藻,你说现在怎么办?我现在就想着能将咱们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27809;?#26469;,要是能拿出来,其余的事情我都可?#38498;?#30053;不计的。”董佩函语气急促的说道。
      
          “这事……”
      
          白藻低头沉吟起来,然后偷?#24471;?#25720;的看向苏沐。放在以前的话,白藻肯定会大包大?#31185;?#26469;,可今天碰到这事,有苏沐在场的情况下,她反而是不好说话。
      
          “你们放心,这事咱们既然遇到就肯定要解决。白藻,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一?#33487;?#20010;希望公司。你拿着所有?#20013;?#25105;倒要瞧瞧这个所谓的穆小龙会怎么做。要是敢不给咱们?#32454;癫?#21697;,我非要将他这个破公司拆掉!”苏沐沉声说道。
      
          “好,哥,你给我?#20013; ?#30333;藻高兴的说道。
      
          有苏沐出马,必然会马到成功。
      
          但白安可不这样想,他不知道苏沐的真实身份,听到苏沐敢这样说话,心里忽然有些没底儿起来,眼神狐疑的望过来。
      
          “小藻,你的这个同事?#31185;?#21527;?”
      
          “?#31185;祝?#29305;别?#31185;祝?#20182;要是不?#31185;?#30340;话,就没有谁?#31185;住?#21733;,他其实不只是我的同事,还是我的领导。”白藻笑着解释道。
      
          “领导啊,你这个死妮子怎么不早?#30340;牽?#26082;然是你的领导,咱们就应该端茶倒水的。”白母赶紧起身?#24613;该?#27963;。
      
          “阿姨,你可别这样忙活了,我算什么领导,我和小藻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单纯的上?#24405;?#20851;系。”苏沐赶紧摇摆着双手说道。
      
          谁想情急之下说出的这话,让房内顿时安静下来。
      
          每个?#35828;难?#30555;都盯视过来。
      
          不是那种单纯的上?#24405;?#20851;?#25285;?#38590;道?#30340;?#20204;是那种关?#25285;?#20960;乎在这个念头冒出的同时,白家人的八卦之火就开始熊熊烈烈的燃烧起来。这要不是说白小样的白血病有些棘手,他们会拉住苏沐就开始查户口般?#38590;?#38382;。
      
          意识到自己口误的苏沐,刚想要再解释,但碰触到白藻?#38590;?#31070;后,便直接咽下所有话,干净利索的转身走向外面。
      
          “白藻,我在外面等你,忙完就出来!”
      
          几乎就在苏沐离开的同时,白母就一把将白藻拉过来,上下打量着的同时,狐疑的问道:“我说小藻,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25285;俊?br />  
          “对,据我判?#24076;?#20851;系肯定不简单,你们见过小藻长这?#21019;螅?#20027;动带哪个男的回家吗?”白安插话说道。
      
          ?#20843;?#28982;说这个男的年龄有些大,但看上去挺成熟的,不错,小藻,你?#38590;?#20809;还是很好!”董佩函深以为然的颔首。
      
          就连白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问话。
      
          “我?#30340;?#20204;全?#30475;?#20303;!”
      
          白藻赶紧挥动着双手,喝止住所有人的质问后,横眉一竖着喊道:“哥,赶紧给我?#20013;?#25105;现在就要去希望公司办正事。至于说到我和他的关?#25285;?#20320;们就别乱猜了,我们真的是普通朋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小样儿,等着姑姑回来给你看病!”
      
          看到白藻这样说,白家人也就没有继续八卦。
      
          白藻带着?#20013;?#36208;出家门。
      
          “咱们走吧!”
      
          苏沐接上白藻后就向希望公司开过去,坐在车中,看着苏沐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白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苏省长,刚才的事情您别见怪,我们家的人就这样,?#20982;?#27809;事就?#19981;?#21046;造点八卦出来,您多多担待。”
      
          “是我说错?#23433;?#35753;他们误会的,不怪他们!”苏沐摇摇头淡然说道:“你既然是孟家县的人,那么对这个穆雄伟和穆小龙父子的情况应该有所了解吧?”
      
          岂止是了解!
      
          白藻听到这个心中就冒起一股怒火,她竭力控制着心中的这股怒意,冷静客观的说道:“苏省长,我先来说说这个穆小龙,他就是我们孟家县的一个大流氓!大地痞!披着成功企业家的外衣,做的却是猪狗不如的事情。”
      
          “不?#30340;?#20123;道听途说的,就说我知道的,穆小龙就曾经让我一个高中同学堕过胎,而?#19968;?#19981;止一次的堕胎。最离谱的是,我这个高中同学到最后非但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是被狠狠收拾了一顿,并且被警告,要是再敢纠缠穆小龙,就会杀她全家!”
      
          “到底是谁再纠缠谁?”
      
          “当初要不是你穆小龙威逼利诱的话,我同学会那样做吗?事到临头你却是装成道德圣人,就没有见过比他还无耻的人渣败类!”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