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館 > 官榜 > 6505章我有冤屈難訴

    6505章我有冤屈難訴

        真的就被蘇沐猜中了!
      
          眼前這個叫做白小樣的小姑娘就是染上了白血病。
      
          當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白家上下全都瘋了,他們沒誰能想到老天爺會這樣不公平,會讓白小樣這么可愛的孩子得這種病。但在瘋癲之后,該診治還得診治不是。這時候他們就想到了當初存儲的臍帶血造血干細胞。
      
          白安就去孟家縣希望公司咨詢這事。
      
          真的,在沒有看病之前,他們只是想要咨詢下,看看他們存儲的干細胞還在不在。誰想就是這個咨詢,鬧出事情來。
      
          “哥,你是說過去的時候,正好有人在希望公司鬧事?”白藻皺眉問道。
      
          “對!”
      
          白安想到那幕情景就感覺窩堵的慌,語氣也變得急躁,“我過去的時候就有人在質問希望公司,質問的理由是希望公司竟然沒有存儲這種干細胞的資質。你能想象到嗎?咱們家當初花了兩萬塊錢存的干細胞,竟然是一家沒有資質的公司在管理。”
      
          “我當時聽到這個就火了,也加入到抗議質問的隊伍中來。”
      
          “然后希望公司的人就竄出來,他們全都是膀圓腰粗的壯漢,每個都跟兇神惡煞似的,抓住我們就狂揍。這不我還算是站的肯后,沒有挨打的太重,有站在最前面的,已經被送到醫院中,估摸著一時半會是不可能出院的。”
      
          “還有這種事?”
      
          白藻是真的有些吃驚意外,她將這個話題暫時拋棄一邊后關心的問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家的干細胞到底有沒有事?你見到沒有?”
      
          “沒有!我當時就問了希望公司的人,我說我現在就要見到咱們家存儲的臍帶血造血干細胞,結果他們就開始給我推脫,找到各種理由說不行。這不最后我還是找到一個熟悉的人,他就是在希望公司上班的,偷偷給我說別想了,這里的干細胞有的已經找不到,有的剛存進來就沒有影兒了。還有就是現在即便有的,質量也早就爛掉,即便是給了咱們,敢用嗎?能用嗎?”白安垂頭喪氣的說道,想到這個他心就哇涼哇涼的,這不是要他的老命嗎?
      
          沒有當初存儲的臍帶血造血干細胞,白小樣的病怎么治療?
      
          即便是如今有更加高科技的手段,可我當初就是在你們這里存儲的,你們是收了錢的,怎么就敢拿著沒有資質的設備存儲?存儲就算了,有的竟然還找不到蹤影,你們要么是轉手賣掉,要么就是保存不善丟棄,而不管是哪種理由,你都是在犯罪。
      
          事情聽到這里,蘇沐已經徹底明白。
      
          臍帶血造血干細胞庫,也就是希望公司,竟然是一家沒有資質的公司。但就是這樣的沒有資質,卻承擔了很多家庭的存儲任務。熟悉的人都應該很清楚,這個臍帶血庫是以臍帶血造血干細胞移植為目的,具有采集、處理、保存和提供臍血干細胞能力的特殊血站。
      
          而臍帶血造血干細胞主要用于治療白血病、再生障礙性貧血等血液系統疾病。
      
          當初人家會想著存儲,為的就是擔心以后生病時沒有辦法得到最有效的治療,可你們希望公司如今倒好,一棒槌就將人家敲死。
      
          這是人做的事情嗎?
      
          “難道說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們孟家縣衛生局就沒有人管嗎?工商局那?總該有人對這事進行調查的吧?”蘇沐在旁邊冷漠的問道。
      
          “調查?”
      
          白安像是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般,嘴角冷笑連連的說道:“誰會管這事?希望公司是誰開的?那是我們孟家縣最厲害的人物穆小龍開的。穆小龍是誰?人家老爹可是縣長穆雄偉,你說有這樣的身份在,誰會吃飽撐的去調查希望公司的資質?”
      
          “這次的事情要不是說網絡上爆出來的話,根本就沒誰知道。可即便這樣又能怎樣?你還不知道吧?原來之前就有人告過希望公司,結果那?竟然是敗訴。”
      
          “法院那邊給出的理由,說的是希望公司盡管說手續不齊全,但設備都是有的,這樣的公司是能進行臍帶血造血干細胞儲存的。”
      
          “天哪,你聽到沒有?這是什么狗屁理由!說的還是這么理直氣壯。要是這樣說,我有著設備,我開著鏟車就能修路機架橋了是吧?就不用去管什么證件資質之類的!真的這樣,那國家還要這個證那個證做什么?營業執照還有意義嗎?”
      
          還有這樣的內幕?
      
          原本心情就很低沉的蘇沐,在聽到這個消息后,眼底閃過一抹冷光。看來自己前來孟家縣是來對了,這個所謂的國家級貧困縣真的是廟小妖風大,什么樣的事情都有。
      
          這事任誰看來都是希望公司的錯,結果那?他們反而是勝訴方。
      
          “小藻,你說現在怎么辦?我現在就想著能將咱們的臍帶血造血干細胞拿回來,要是能拿出來,其余的事情我都可以忽略不計的。”董佩函語氣急促的說道。
      
          “這事……”
      
          白藻低頭沉吟起來,然后偷偷摸摸的看向蘇沐。放在以前的話,白藻肯定會大包大攬起來,可今天碰到這事,有蘇沐在場的情況下,她反而是不好說話。
      
          “你們放心,這事咱們既然遇到就肯定要解決。白藻,要不然咱們現在就去一趟這個希望公司。你拿著所有手續,我倒要瞧瞧這個所謂的穆小龍會怎么做。要是敢不給咱們合格產品,我非要將他這個破公司拆掉!”蘇沐沉聲說道。
      
          “好,哥,你給我手續!”白藻高興的說道。
      
          有蘇沐出馬,必然會馬到成功。
      
          但白安可不這樣想,他不知道蘇沐的真實身份,聽到蘇沐敢這樣說話,心里忽然有些沒底兒起來,眼神狐疑的望過來。
      
          “小藻,你的這個同事靠譜嗎?”
      
          “靠譜,特別靠譜,他要是不靠譜的話,就沒有誰靠譜。哥,他其實不只是我的同事,還是我的領導。”白藻笑著解釋道。
      
          “領導啊,你這個死妮子怎么不早說那,既然是你的領導,咱們就應該端茶倒水的。”白母趕緊起身準備忙活。
      
          “阿姨,你可別這樣忙活了,我算什么領導,我和小藻不是你們想的那種單純的上下級關系。”蘇沐趕緊搖擺著雙手說道。
      
          誰想情急之下說出的這話,讓房內頓時安靜下來。
      
          每個人的眼睛都盯視過來。
      
          不是那種單純的上下級關系?難道說你們是那種關系!幾乎在這個念頭冒出的同時,白家人的八卦之火就開始熊熊烈烈的燃燒起來。這要不是說白小樣的白血病有些棘手,他們會拉住蘇沐就開始查戶口般的詢問。
      
          意識到自己口誤的蘇沐,剛想要再解釋,但碰觸到白藻的眼神后,便直接咽下所有話,干凈利索的轉身走向外面。
      
          “白藻,我在外面等你,忙完就出來!”
      
          幾乎就在蘇沐離開的同時,白母就一把將白藻拉過來,上下打量著的同時,狐疑的問道:“我說小藻,你和他到底是什么關系?”
      
          “對,據我判斷,關系肯定不簡單,你們見過小藻長這么大,主動帶哪個男的回家嗎?”白安插話說道。
      
          “雖然說這個男的年齡有些大,但看上去挺成熟的,不錯,小藻,你的眼光還是很好!”董佩函深以為然的頷首。
      
          就連白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問話。
      
          “我說你們全部打住!”
      
          白藻趕緊揮動著雙手,喝止住所有人的質問后,橫眉一豎著喊道:“哥,趕緊給我手續,我現在就要去希望公司辦正事。至于說到我和他的關系,你們就別亂猜了,我們真的是普通朋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小樣兒,等著姑姑回來給你看病!”
      
          看到白藻這樣說,白家人也就沒有繼續八卦。
      
          白藻帶著手續走出家門。
      
          “咱們走吧!”
      
          蘇沐接上白藻后就向希望公司開過去,坐在車中,看著蘇沐那張棱角分明的側臉,白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蘇省長,剛才的事情您別見怪,我們家的人就這樣,閑著沒事就喜歡制造點八卦出來,您多多擔待。”
      
          “是我說錯話才讓他們誤會的,不怪他們!”蘇沐搖搖頭淡然說道:“你既然是孟家縣的人,那么對這個穆雄偉和穆小龍父子的情況應該有所了解吧?”
      
          豈止是了解!
      
          白藻聽到這個心中就冒起一股怒火,她竭力控制著心中的這股怒意,冷靜客觀的說道:“蘇省長,我先來說說這個穆小龍,他就是我們孟家縣的一個大流氓!大地痞!披著成功企業家的外衣,做的卻是豬狗不如的事情。”
      
          “不說那些道聽途說的,就說我知道的,穆小龍就曾經讓我一個高中同學墮過胎,而且還不止一次的墮胎。最離譜的是,我這個高中同學到最后非但是什么都沒有得到,反而是被狠狠收拾了一頓,并且被警告,要是再敢糾纏穆小龍,就會殺她全家!”
      
          “到底是誰再糾纏誰?”
      
          “當初要不是你穆小龍威逼利誘的話,我同學會那樣做嗎?事到臨頭你卻是裝成道德圣人,就沒有見過比他還無恥的人渣敗類!”

    Ps:書友們,我是隱為者,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十一选五历史记录